无论这个冬天还是这辈子 雪舞北疆是你一定要去一趟的

北疆

框哥说:“朔方的雪花在纷飞之后,却永远如粉,如沙……在晴天之下,旋风忽来,便蓬勃地奋飞,在日光中灿灿地生光,如包藏火焰的大雾,旋转而且升腾,洋溢太空,使太空旋转而且升腾地闪烁。; 恰如多年前鲁迅先生的描写,北疆的雪是不拘而壮美的,而在本文作者的镜头下,这朔方的雪又多了几分浓淡皆宜的水墨意境。

“在无边的旷野上,在凛冽的天宇下,闪闪地旋转升腾着的是雨的精魂……;

北疆

北疆的冬天,如一幅幅淡抹工笔中国画,灵秀污浊但又不乏大气之美。

撰文、摄影:水冬青

我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南方的人,银装素裹、雪舞漫天的纯净世界一直让我着迷。直到这一天,我来到了冰天雪地的新疆,站在空阔苍茫的雪原中,呼吸着清洌透凉的空气,仰着头感想雪花飘落在脸上沁凉的觉得,倾听着雪花飘落的声音,当指尖触摸冰凉雪花的那一刹那,心为之一颤。

北疆

在这个雪落无声的节令里,我来到了西域,带着少年时的空想跟情怀。

冬日的北疆,不了昔日的喧嚣和烦杂,天地间一片安静,晶莹剔透的积雪让一座座山坡的曲线变得曼妙圆润,阳光下,散发着淡蓝色的莹光,星星点点地跳跃着。落叶的白桦林和仍然矗立的松树散落在雪中,或三两枝,或一丛丛。宛如单色的黑白世界,化为一幅幅淡抹写意中国画,细腻委婉,意蕴深长。

北疆

山坡上的树木在雪中半隐半现,犹如天然的青花瓷纹理。

北疆

穿过如门帘般的树木,邂逅了一个冰雪童话世界。

克拉玛依

大雪把冬日的克拉玛依大地变得非常干净,夕阳下,一台台磕头机在工作着,身后是浓浓的烟雾。

路边开端浮现数量巨大、色彩娇艳的磕头机,克拉玛依到了,这个脚下流淌着黑色血液的城市。克拉玛依,维吾尔族语就是黑油的意思。沿途百里油区内,高高耸立着众多的采油井架,铁架上支撑着带有长臂的采油机,颜色斑斓地点缀在素淡的冰原之中。夕阳下,镀着金边的粗大输油管向远方延伸着,如同一条条跳动的血脉。

沧桑而神秘的魔鬼城就坐落在克拉玛依城附近。

冬季的魔鬼城,脚下的黄土已被厚厚的白雪所笼罩,被风沙切割成各种奇特形状的土丘之上,一片片红色的肌肤裸露在积雪之中。此时的魔鬼城多了几分素雅少了几分狂野,远处油田的袅袅烟雾为魔鬼城增添了多少分负气。

乌尔禾魔鬼城

雪中的乌尔禾魔鬼城,距离乌鲁木齐400公里,是一个无比典范的雅丹地貌,在进入北疆环线时个别都会经过这里。

魔鬼城

多少位当地摄影人在拍摄,冬日的魔鬼城如一片冰雪中的宫殿。

公路

公路上偶尔能遇见冒着风雪赶场的牧民,北疆的冬季漫长而严寒,对牧民和他们的羊群,都是一个严厉的考验。

一路向前,不经意已进入喀纳斯。

车窗外一幅中国水墨长卷正缓缓发展。妇孺皆知,喀纳斯的秋季残酷而奔放,有“中国最美的秋季;之称,能迅速点燃你的激情。而喀纳斯的冬季,却犹如一位幽居空谷的绝代佳人,坐怀不乱,01.kjcom看手机开奖结,是一种洗尽铅华之后的素雅和淡泊。

树林小屋

途径中还会看到良多零零星星的小木屋,这是牧民放牧时常设居住的处所,中午时候,小木屋内正冒出袅袅炊烟,外出的人坐着马拉雪橇赶往家中,不管外面如许酷寒,家里永远有温暖的炉火在等待你。

雪不大的时候,两旁疏密有致的树林小屋,每一处都清雅温婉,一如古典雅致的青花瓷,在迷蒙烟色中晕染着墨色,置身其中,耳边似乎传来幽谷流水的古琴声,古诗古画就在镜头里始终的定格。

雪景寒林

跨过冰封河流的小桥,一幅《雪景寒林》图在眼前铺开,把观者带进古画中的遥远世界里。

月亮湾

月亮湾是喀纳斯的标志景点,此时的月亮湾河水已经冰封,薄暮时泛起的夕阳暖和了全体冬日。

此时,喀纳斯的每一个湖泊都已经冰封,雪落无声的大地上,听不见游客的嘈杂。起个大早来到湖边,淡蓝色的雾气中,影影绰绰看到两岸树枝上已经挂满了晶莹剔透的树挂。清晨暖暖的阳光驱走了阵阵严寒,跺了跺几乎冻僵的双脚,头顶的冰屑如星星般洒落,在阳光下,漫天晶莹。

喀纳斯

喀纳斯景区的木屋在银白的天地间显得那么小巧精致。

喀纳斯

在通往白哈巴的盘山公路上鸟瞰喀纳斯旧村,冬日的暖阳刚超越山顶洒在图瓦木屋上,远处树木在蔼蔼雾气中若有若无。

从喀纳斯到白哈巴,一路都是厚厚的积雪,这个边境小村是一个典型的图瓦人原始村落。村民住的木屋跟圈养牲畜的栅栏错落有致地散布在松林和桦林之中,白雪覆盖在一个个圆圆的草堆上,围栏内牛儿长长的眼睫毛上挂满了白色的霜,小村内不了熙熙攘攘的游客,仿若又回到了那片安宁、祥和的旧日时光里。

白哈巴村

白哈巴村木屋四处是图瓦人用木栅栏围起的牲圈,阿勒泰地区的哈萨克族始终以来都在白哈巴、禾木河、喀纳斯湖的肥沃草原上滋生生息,世世代代以放牧为生。

雪山脚下的木屋

禾木的冬天,皑皑白雪覆盖在茫茫旷野之中,厚厚的积雪压在图瓦人的小木屋上,马拉着爬犁从身边擦过,留下长长的一条痕迹,孩子们的欢笑声划破了村落的沉寂。日出日落时,踩着齐膝的积雪爬上山坡,昔日人头涌涌的观景台上廖无人影,炊烟从童话般的小屋里渐渐升起,远处的山石草木都如中国水墨画般挥洒工笔,疏密有致,镜头里的每张快门都是一张美丽的图画。大雪无痕,安静淡泊,冬日的禾木一片空灵。

禾木桥

天亮前跨过禾木桥,爬上村落西北角的哈登大观景台拍摄禾木村全景,白雪覆盖下的小木屋群如童话世界般纯净迷人。

禾木

进入禾木,一路上可能看到一架架马拉爬犁从身边掠过,马拉爬犁(雪橇)是新疆阿勒泰地区牧民冬季的主要交通工具,在大雪和湿滑的冰上行走,胜过任何古代地面交通工具。

凌晨,原木垒就的图瓦人木屋上炊烟袅袅

雪促停了,太阳从中云层透出,洒在禾木河两岸连绵的“雪蘑菇;上,这是河道两旁的鹅卵石被雪裹住而逐渐形成的独特景观,圆润厚实,充满韵律之美。

禾木桥下的“雪蘑菇;

回到图瓦人的老乡家里,熊熊的火焰在炉子里焚烧着,炉灶里木柴噼里啪啦飞溅着火星,女主人正往热气腾腾的锅里下着面揪皮,男主人穿着当地传统的民族服装为咱们吹奏着图瓦人独特的乐器楚吾尔,悠扬的乐曲声流动在这美丽的小村上空。

图瓦人

男主人拎着桶跨入门内,身后涌起了很多雾气,金色的阳光打在腾腾的雾气上,阳光透过玻璃窗照亮了一旁正在煮饭的女主人,空气中弥漫着温馨的味道。

图瓦人

“楚吾尔;是新疆喀纳斯地域图瓦人独有的一件吹奏乐器,是中国器乐活化石之一。这种用当地特有的扎拉特草制作的乐器,最神奇的地方是声音是从演奏者的喉咙发出并同时吹七带动管身发出音响。

余音袅绕在小村上空

远处传来阵阵欢呼声,168开奖现场直播成果官方网站,每年的冬季赛马活动快要开始了,图瓦汉子们备上马鞍,骑上骏马,空旷的雪地上红旗飘飘。村长吹响了比赛的哨声,一时间,骏马奔驰,雪花飞溅,马蹄声攻破了原始的宁静。获胜的年轻人戴上大红花儿,大碗的酒儿喝起来,大块的肉儿吃起来,今夜,不醉无归。

喀纳斯冰雪节

恰逢新年喀纳斯冰雪节,禾木村内会举办古老毛雪板狩猎赛,能够看到雪中赛马、叼羊、射箭、滑雪等民族传统体育名目。

由乌鲁木齐至独库公路库尔萨勒的101省道也叫国防公路,是上个世纪60年代为备战备荒防止苏联袭击而建造的天山公路。此路段山高路险但却风景独佳,冬日的公路上堆满了厚厚的积雪,到处静悄悄的,置身其中,有种“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空灵之感。

空旷的雪原

国防公路

国防公路路况不好,尤其冬天更甚,但一路景致极佳。

西域的雪夜,倚门听雪,柴门之外,不知谁家狗吠。“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雪夜围炉,与友人煮酒长谈,窗外,已是白茫茫的一片。

这就是西域的雪景,灵秀污浊但又不乏大气之美,古往今来,有多少文人骚客留下千古绝句来描述西域寒冬独特的人文大风景,北风萧杀、将军引弓的局势曾令多少人荡气回肠。

天山雪后海风寒,横笛偏吹行路难

时光荏苒,当初站在西域这片古老的银色大地里看雪花轻舞,“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茫茫雪原就像一张雪白的玉版宣纸,大自然寥寥数笔便营造了一个意境,一种浓淡适合的水墨意境,一种大面积留白的空灵意境,墨色淡时似有无,这也是中国水墨画的至高境界。

西域

淡,是一种至美的境界。

相干的主题文章: 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