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笔下美人看出画坛大师的审雅观 林风眠 张大千 丽人_新浪珍藏_

张大千 执扇仕女 齐白石 进酒图

  上图是仕女系列中的经典。保存中国书画勾画的技法、传统仕女的开脸造型,在主角的情态、线性的画面形成、装潢性背景的运用上,则参加西方古代艺术的元素,构成林风眠风格的人物画像,也验证了中西绘画融会的可能性。

  作品表现了权倾一时的杨贵妃家族三月三外出远足的盛况。“长安水边多丽人”,“态浓意远淑且真”。全画分为五组,每组人物多有不同,并以不同的树木相隔,从地舆空间的核心(中国) 89岁高龄,表现了作者的匠心。在技法的应用上,以树木的浓阴烘托人物,在这种高妙的黑白对照中,“肌理细腻骨肉匀”,“绣罗衣裳照暮春”。

  此画于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该幅作品在表示伎俩跟绘画款式上单纯、简练,用较少的笔墨,表白了更为丰盛的精力内涵。

  起源:月雅字画

  今天小编带来张大千、齐白石、傅抱石、林风眠笔下的不同风格的美人,看看这几位画坛大师们都对哪些美人“情有独钟”!

  清末民初的中国处于国画发展的特别时期,仕女画作为脍炙人口、雅俗共赏的题材,在这一时期蓬勃发展,无论是题材还是技法,皆有革故鼎新。

游春仕女图 林风眠 仕女弹阮图

  依样画葫芦的“齐美人”

  他笔下的仕女面部安谧、漠然,资料多为皮纸,人物面部不外分细腻又不毛糙豪迈,有顾恺之遗风,眉毛细弯,侧重刻画上眼线,以淡墨轻勾下眼线,眼睛的形状因循仕女的凤眼、简略概括鼻子和小嘴,发髻几笔带过。身体体态适中,模样自成一派,一眼可识。衣饰抒发较为简洁,没有过多的衣褶,色彩清雅。飘带随风飘舞,仙风道骨。因为大多是仙人题材,人物行动姿态以贴合故事件节为主,施展出极大的设想力。

  张大千擅长绘画美人,也理解欣赏美人,他能用妙女拈花的笔法,传出女儿的心声,这一点是他的艺术奥妙。在他的笔下既有优雅的少妇,风华绝代的仙女,也有受了惊吓的贵妃,各品种型、各种情感美人的风情都被他描绘得过细入微。

  齐白石在山水人物、花鸟草虫、水族动物等诸多题材的刻画上都有很大成绩。他在不同题材的表现上亦有步人后尘的多种样式,如极其工整、极其粗放、工放并存等,这在历代名画家中实属常见。

张大千 仕女 四屏

  画面上身着紫衣的仕女怀抱琵琶,身披白纱,飘柔流利的线条与温宛协调的色彩有机的融合在一起,颇具音乐性的韵律。在用色方面,加强画面的透明感,折射出一种温和而蕴藉的美。

张大千 柳荫仕女

  “勾魂眼”夺人眼球,令人着迷,摄人心魄,让人很是难忘。能够说,“勾魂眼”是傅抱石人物画的形象标识,咀嚼其中,妙不可言。

傅抱石 清阁著书图

  张大千的仕女画堪称民国时期的典型之作,在“求精中学”时期就常画美人,早有“张美人”之誉。而在他的人物画里,也多以画女性居多,一个主要起因是张大千以为“男人不如女人美,不如女人入画”。在他看来,这世上够得上“奇”的男人切实太少,所以他有“眼中恨少奇男子,腕底偏多美妇人”之句。

林风眠 琵琶仕女

  在该幅作品中,仕女衣带飘飘,宽衣博带,以墨为主,颜色为辅,见笔见墨,活泼自若,飘逸清爽的感觉好像洛神个别。仕女的四周饰以云雾加以衬托,用笔未几,但寥寥多少笔则气氛倍出,给人一种烟雨蒙蒙,亦真亦幻的感到,更加增加了画作中仙境的氛围,给观者以身临其境之感。

  傅抱石的仕女画自成一派,118kj开奖现场结果,作风同一,联合了山水画的浓墨重彩,将山水画技法充足应用到了仕女画中,翻新了传统仕女画,堪称民国时代仕女画的“奇特景色”。其中最存在代表性的有《游春仕女图》、《湘夫人》、《丽人图》、《琵琶行》等。

张大千 修竹美人

  傅抱石开创“抱石皴”和现代山水画众人皆知,而傅抱石笔下的人物均长有一双“勾魂眼”,即单皮眼,眼角苗条上挑;高士眼球凸起,眼光锋利;仕女眼神妩媚,眼波如水。

  《进酒图》作于齐白石36岁。画一仙女双手托一酒坛,在空中飘飞。“进酒”这一题材的仕女,在白石作品中不多见。仙女面型和姿势表情同画家早年仕女画相差无几,属于晚清风行的改(琦)、费(晓楼)样式;用毛笔圆势笔法画团状祥云,也不始于齐白石。

傅抱石《白居易 美人行》长卷 林风眠 紫衣仕女图

  1944年9月,傅抱石以杜甫的乐府诗《丽人行》为题,创作了名作《丽人行》。徐悲鸿赞其画:“此乃声色灵肉之大交响”;张大千题此画:“开千年来未有奇,真圣手也。”

  林风眠笔下多为独美人,她们或坐或立,或倚或卧,或衣或裸,或晨妆,或抚花,或静思,或吹打。不高尚、自持,没有矫揉造作,都是那么单纯、安静、优美,宁静中蕴涵着动态之美,单纯中传递着丰硕的情思。

  遗世独破的“傅美人”

  张大千笔下的美女端庄健康,充斥青春活气,不乏当代女性的气味与风度。无论是观音、山鬼、明妃、仕女这样的古代传统女性,仍是新时期的摩登女郎,所有女性的脸部构造,特殊是眼睛和嘴唇的结构,基础上是一致的,是那种张大千所观赏的幻想美类型。

  张大千的仕女堪称清丽秀雅、别有风度。由于他眼中的美人尺度要比凡人刻薄得太多,不仅要长得美,而且气质要“娴静娟好,有林下风采,遗世而独立之姿,一涉轻荡,便为下乘”。

  在该幅作品中,仕女衣带飘飘,宽衣博带,以墨为主,色彩为辅,见笔见墨,生动自如,飘逸清新的感觉恍如洛神普通。仕女的周围饰以云雾加以烘托,用笔不多,但寥寥几笔则气氛倍出,给人一种烟雨蒙蒙,亦真亦幻的感觉,更加增添了画作中仙境的气氛,给观者以身临其境之感。

齐白石 红线盗盒 傅抱石 湘夫人 林风眠 对镜仕女

  林风眠在50岁当前的作品覆盖着一层孤单寂寞的薄雾,但恰是在无意中的情绪吐露,才发自心坎。真挚的画家抉择某种情势和结构,发明某种境界,老是与他的某种感情偏向和意识层面绝对应的。林风眠暮年的仕女,不同于任何古今仕女画。他用羊毫宣纸和典雅的的色泽,捕获着一种幻觉,一种可望不可即的美。

  娴静娟好的“张美人”

  端庄静穆的“林丽人”